荔枝爱生活赚钱app

“谁?”

“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?给我滚出来!”

程立武和张岩同时爆喝一声。

所有人的目光齐齐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,只见那丛林之中,一道身影闲庭散步而来,如入无人之境。

“凌剑辰?”

“他、他怎么会在这里?而且他身上的气血好生浓郁,看来传言没错,他不但没死,而且修为还在!”

程立武和张岩等人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冷。

凌铁枪、凌铁山等凌家庄众人则是面露狂喜之色,他们此次进入混乱山脉,除了前来兽王谷之外,最重要的目的便是寻找凌剑辰。毕竟,自从与凌铁山等人分别之后,已经是过去将近一个月时间。

整个凌家庄上下早就急成热锅上的蚂蚁。

凌铁山哈哈大笑道:“剑辰,小子果然没有让我失望!”

“小子再不出现,我们都准备给立一个衣冠冢了。还不给我过来?”凌铁枪冷哼一声,虽是喝斥,但他言语中却是慢慢的关怀。

他这是担心程立武等人对凌剑辰出手。

泪染露痕

凌剑辰一咧嘴,嘿嘿笑道:“铁枪爷爷,让您担心了,实在抱歉!”

凌铁枪虽是铁字辈,但他的年纪却与凌正南相差无几。

凌铁心都得喊他一声叔叔!

“知道让我们担心,就不应该自己单独行动,可知道若不是我们阻拦着,族长都要亲自进入混乱山脉找了!”凌铁枪没好气的说道。

凌剑辰嘿嘿一笑,挠了挠脑袋,心中却是暖洋洋的。

整个凌家庄上下团结一心,没有任何内斗,同富贵共荣辱,这便是他堂堂神帝之师却能认可凌家庄的根本原因。

“就是凌剑辰?我早就很想试试这三炎镇第一天才的实力,可敢与我一战?”

刚刚战胜了凌廷的程政眯着眼,眼中满是挑衅和疯狂战意。

凌剑辰眯了眯眼,看着程政:“是哪根葱?”

“……”

程政脸色顿时涨得通红。

一旁的凌廷干咳一声,低声道:“剑辰,这家伙叫做程政,修为达到真元境一重,乃是程家庄的天才。”

“哦!”

凌剑辰点点头,继续看着程政,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,露出一抹玩味之色,“一招!”

“一招?什么意思?”程政一脸疑惑。

凌剑辰道:“我是说,击败,只需一招!”

凌廷捂住了脸:“……”

程家庄众人:“……”

张家庄众人:“……”

所有人:“……”

尼玛!

能不能不吹牛逼?

人家可是堂堂真元境一重的天才,竟然说一招击败他?

程政浑身颤抖起来,双眸在喷火:“凌剑辰,竟敢如此羞辱我?”

“不不不,误会了!”

凌剑辰摇摇头,一脸严肃的说道,“我不是指一个人,而是在场的程家庄、张家庄年轻一辈所有人,们没有人能挡住我一招!”

“我艹!”

“这小子太狂了!”

程家庄之中,一名身形瘦弱,手持一柄铁扇,风度翩翩的青年舔了舔嘴唇,狞笑道:“不愧是曾经的三炎镇第一天才,果然够狂。程政,就好好陪他玩玩,我倒要看看,他如何能一招击败我们!”

张家庄一个光着上半身,身上肌肉炸起,青筋如青蛇盘旋的青年也是说道:“程政,且去试试!”

这二人可是程家庄和张家庄排行前三的天才程杰和张锐。

见二人都是开口。

程政点点头,一脸狰狞的看着凌剑辰:“凌剑辰,我会让知道没实力却这般狂妄,是要付出代价的!”

凌铁枪张了张嘴,想要劝说,却被凌剑辰一个眼神制止。

凌剑辰微笑的看着程政,摊开右手,做了个请的手势:“先出手吧!”

“这是自找的!”

程政一声冷哼,双腿猛地蹬地,砰的一声朝着凌剑辰狂冲而来。

速度倒是颇快。

他手中的兵刃乃是一柄修长细剑,剑出之间嗡嗡作响,似一条灵蛇在扭动着身躯:“灵蛇乱舞!”

“这是程家庄的一品中级武技《灵蛇乱舞》,剑出如蛇,刁钻而阴毒,不好防啊!”

“凌剑辰不是说一招击败程政吗?我看他能防下这一剑已经不错了!”

众人纷纷说着。

凌铁枪、程立武、程杰、张锐等人却是猛地眯起双眼。

“到处都是破绽,这就是的实力?太让人失望了,给我滚吧!”凌剑辰却是轻轻摇头,在他的眼中那攻势凶猛的程政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破绽。

若将一名武者比喻成密不透风的纸。

那程政就是一张破网啊!

“给我滚!”

凌剑辰一步上前,速度不快,却堪堪避开了程政那迅猛一剑。

锋利的剑锋擦肩而过之间,凌剑辰速度骤然攀升,瞬间来到程政面前。右手五指一紧,攥成铁拳,轰的一声闷响,一拳如雷霆轰鸣猛砸而出。砰的一声巨响,这一拳结结实实落在程政的胸口之上。

砰!

程政口喷鲜血,倒飞出去,重重落地。

强大的力量让得他的身体落地间又反弹而起,再度落下,口中接连有着鲜血溢出,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凌剑辰:“怎、怎、怎么可能……”

“这就是凌家庄的天才?真够弱的!”

凌剑辰轻轻摇头,随即看向程杰和张锐,笑道,“程杰、张锐,听说们两都是在场程家庄和张家庄年轻一辈最强之人?一个个来太麻烦了,们一块出手吧!”

“什么?要同时挑战我二人?”张锐目光冰冷。

程杰一脸阴沉:“好狂妄的小子!”

凌铁枪脸色猛地一变:“剑辰,休要胡闹!”

他话刚说完。

那程立武却是生怕凌剑辰反悔一般,大声说道:“凌铁枪,晚辈之间的争斗插手算怎么回事?”他看向凌剑辰,“凌剑辰,我很佩服的勇气。要同时挑战程杰和张锐?好,我成全!”

张岩也是说道:“张锐,便与程杰一齐领教一下凌剑辰的实力。”顿了顿,他刻意叮嘱道,“下手的时候注意分寸,把他废了就好,可别打死了!”

“放心吧!”

张锐一脸狞笑道。

程杰挥动着铁扇,目光冰冷:“我会让他知道,什么叫做生不如死!”

程杰与张锐对视一眼,满是冰冷杀机,朝着凌剑辰走了过去……

Tags: